「让我像个男人一样吧!」

发布时间:2020-06-11

浏览量:156

「让我像个男人一样吧!」

书中没有黄金屋,书中没有颜如玉,书中只有一条幽径,通向未知的、神祕的、趣味藏无尽的世界。我不知道是否开卷有益,只知道开卷有趣,十分有趣啊。

⭕男人

约卅年前,有部迷你影集《刺鸟》,很受欢迎,饰演神父的男主角李察‧张伯伦,曾经演过柴可夫斯基,性格又有魅力。

刺鸟是传说之鸟,一生只唱一次歌,一生都在找寻一棵树,一棵荆棘之树。找到之后,身体就刺入树上最长最尖的荆棘,然后唱出天籁般的歌声。之后死去。

一生的爱情,真正刻骨铭心的爱情,也许只有一回,错过就没了。但有时不能把握住,尤其是禁忌的爱,需要的勇气,比爱本身更为巨大。恋人能不能像刺鸟一样,找到荆棘之后,把身子刺进去,拿性命来换?

《刺鸟》是神父与女教友相恋生子的爱情戏,两人邂逅,因为神父的身分,而成为压抑秘密的恋情。原着小说有一段对话──

玛丽夫人对神父洛夫说:「你是个男人,洛夫‧德‧布理克撒特。只不过作个神父让你感到安全,就是这幺回事!」
神父洛夫反驳说:「我不是一般的男人。我是一个神父。」
「作个神父让你感到安全,就是这幺回事!」玛丽又提醒他。

在格拉齐亚‧黛莱达的《母亲》里,神父保罗也发生了禁忌之爱。和《刺鸟》里「但我不是一般的男人,我是一个神父」的宣示不同,神父保罗内心的吶喊是:「让我像个男人一样吧!」

二十八岁的神父保罗陷入热恋后,矛盾挣扎,作者如此解析:「他不开心是因为他是个男人,却不能按照男人天性那样去过有爱、有乐趣的生活。」

因此在爱情与宗教之间摆荡的神父保罗,也劝有志成为神父的年轻朋友仔细思量:「你现在会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轻鬆也很舒适,但以后你就会发现这其实非常困难。我们被禁止享有世上所有男人都能获得的喜悦和快乐,如果我们真心希望一生侍奉上帝,那牺牲也将一直相伴。」

为了奉献给神,一个人牺牲了世间本属一个(男)人的乐趣,值不值得,或如何衡量自处,在小说里不只一次谈到,例如母亲,为儿子偏离行径所恼,在似梦似幻中,该教区的前任神父来到跟前与她对话。前任神父本来与一般神父没什幺不同,忽然性情大变,抽菸、饮酒、赌牌、练习巫术,教民认为恶灵在保护他,不敢指责。据当地谣传,最后是恶灵挖了地道,直通河流,把神父的肉体运走,但神父的亡灵不时回返住所,也就是保罗母子现在居住的地方。

这位败德享乐的前任神父与母亲交谈中,自承年轻时「对女人和玩乐全都一无所知。我只知道要去天堂,我没有意识到天堂就在这个世界上。」知道之后开始喝酒抽菸,领悟到一个道理:「神送我们来这个世界是让我们来享受的。」「神把这个世界创造得如此美好,就是让男人高兴的。」他讲得理直气壮,视淫乐为理所当然。

⭗孤单

年轻的神父保罗虽然对修行生活有怀疑,有动摇,但与他的前任不同,并非逸乐取向,只不过爱上了一个女子,因为他在她眼里,看到了与他一样的特质,那个叫做孤独的东西。

这女子名叫爱格妮斯,她继承家产,独居,且宅居,不太出门。「她彻底孤单」、「年轻、健康而孤单」、「富有、独立、孤单,非常孤单」,小说用这些词语形容她的孤独。两人最初相遇,她的眼睛便向他求索帮助和爱,她的孤独处境让他心生爱怜,渐被吸引。因此《母亲》探讨人性与神性的矛盾之外,也是关于孤单的故事。

㊣魔鬼

《母亲》以母亲为书名,也以母亲的担忧为主线。母亲守寡,把儿子拉拔到大,儿子当了神父,为母似乎心愿已了,儿子却爱上一个女子。眼见儿子堕落,母亲忧烦难熬,内心像门外咆哮狂风企图吹进屋子一样。呼啸风声,应和着母亲的哀号。作者费尽力气,描绘母亲的心理状态,以及呼呼风声击打屋室的情景。

摹拟风的可怕是必要的,因为,风,在母亲眼中,象徵魔鬼。她认定狂风猛力吹袭是为了摧毁神父住所,摧毁教堂,摧毁整个基督世界。

小说开场就是一个大风吹的夜晚。年轻的神父保罗蹑手蹑脚,準备去会女友,母亲睡不者,忧心忡忡,侧耳倾听儿子的一举一动。因为风大,母亲早就用两根木闩交叉着房门,不纯是怕风太大吹开房门,更主要用意是「防止在起风的夜晚咆哮着寻找灵魂的恶魔潜进屋里。」玩味的是后面跟着这句:「虽然实际上她并不怎幺迷信这类事」,但信教虔诚的她,深信人有什幺恶念罪行,是因为恶魔侵入。因此母亲此时相信的是,「恶灵已进入这神父住所里,用她儿子保罗的杯子喝着水,并在保罗挂在窗边墙上的镜子旁徘徊。」

在此,恶灵在窗边墙上的镜子旁徘徊一事,不是母亲随意的猜测,依规矩神父不准照镜子,偏偏保罗爱情上身后,打破禁忌,母亲看到好几次保罗「像女人似的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他修剪指甲,喷香水,长长的头髮往后梳以遮盖头上剃度的圣教标记。母亲心里认定,必须打败恶魔,拯救儿子。

母亲同时相信魔鬼有许多伪装。当爱格妮斯的下人来通报爱格妮斯重病,保罗打算去探病,母亲即警告,或许下人是魔鬼化身。

母亲一心想拯救儿子保罗与其女友,但她完全无法了解他们的内心与感情世界,把一切归诸魔鬼的捣蛋,注定了最终的徒劳。

这本书译笔好到令人讚叹,译者是徐娅群。


相关推荐

头脑现实科技|十大网络|视界十大|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