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解决槟水灾问题论坛唯一火箭州议员出席论坛叶舒惠发言频遭打

发布时间:2020-08-05

浏览量:427

要求解决槟水灾问题论坛唯一火箭州议员出席论坛叶舒惠发言频遭打要求解决槟水灾问题论坛唯一火箭州议员出席论坛叶舒惠发言频遭打

(槟城29日讯)由非政府组织联盟“槟城论坛”主办的“要求解决槟州水灾问题行动”论坛今日举行,约有200名关心槟州发展民众参与此场论坛,但槟州首长林冠英及地方政府委员会主席曹观友没有应邀出席,浮罗池滑区州议员叶舒惠是唯一出席论坛的行动党州议员。

单刀赴会的叶舒惠受邀发言时,频遭与会者嘘声及打岔,指她狡辩且内容失焦。

叶舒惠在会上说,无可否认豪雨是水灾导因之一,而槟州也并非唯一受灾的地方,其他州属乃至其他国家也面对同样情况。此番说法立即引起与会者不满,激动地怒骂叶舒惠试图为州政府辩解。

叶舒惠也认为,单靠冻结山坡发展,并无法彻底避免类似近期发生的丹绒武雅工地的事故,工地安全管理也很重要。她也点出,外籍工友的处境亟须关注。她认为,一切需详细研究,拟出方案。

叶舒惠在会上发言时频遭嘘声及打岔,但在场的公正党议员却没出声相助。叶舒惠是在主持人及主讲人解围下,才断断续续把话说完,场面略为尴尬。

林冠英曹观友没出席

公正党本南地区州议员诺丽拉虽与叶舒惠同属希望联盟的州议员,其受到的对待则于叶舒惠大不同。诺丽拉在发言时并没被嘘声或打岔,与会者对她相当友善。

诺丽拉说,水灾及土崩事故是困扰百姓问题,在朝或在野的人民代议士都一概放下政治歧见,依人民利益为依归,踏实及认真地透过州立法议会等其他有效管道为民解困。

共有9名国、州议员出席此论坛,公正党5人、行动党1人及巫统3人。

出席论坛的公正党议员为峇央峇鲁区国会议员沈志勤、本南地区州议员诺丽拉、植物园区州议员谢嘉平、峇都蛮区州议员再也巴兰及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

行动党除了叶舒惠一人,有环保议员之称的丹绒武雅州议员郑雨週竟也缺席。

巫统方面,则有直落斗哇区州议员查哈拉、浮罗勿洞区州议员法力及直落巴巷区州议员沙希旦。

除了国、州议员,槟州民政党兼槟州国阵主席邓章耀,多名民政党领袖包括李文典、郑两明、陈赛珍、章志伟及峇日星也出席聆听。

查哈拉指叶为执政党辩解

槟州反对党领袖拿督查哈拉说,今日对话会是关係民声问题,但可惜未见行动党领袖前来聆听。她原本已在今日安排会议,但为了出席此对话会,而缺席另外一场会议。

她说,林冠英把土崩事件归咎为工地意外,但其实这是涉及很多层面,当局应该重视这事件的严重性。对此,反对党已在来临州立法议会上提呈一项动议,即要求州政府暂缓山边发展。

对于叶舒惠发言,她说,叶舒惠为希盟后座议员一定会为执政党辩解,但现场民众的反应明显不能接受。

她也讚扬和珍惜槟城论坛的努力,包括分析资料和向民众做汇报等。同时,讨论寻找解决方案,这也是对话会的目的。她也说,在这期间应该寻找短期和长期的解决方案。“短期的解决方案可以是严厉执法,而长期则是州政府赶快完成已暂缓许久的地方蓝图(Local Plan)等,以让这些蓝图生效。

她说,目前的排水系统也面对无法负荷的情况,所以这些都应该作出解决方案。

邱思妮今发表山坡发展课题

代表非政府组织出任槟岛市议员的邱思妮指出,她将于明日槟岛市政厅例常会议上发表关于山坡发展课题。

她说,槟岛市长拿督麦慕娜及秘书尤端祥今日都有其他活动,因此未克出席今日论坛。但她说,麦慕娜已答应将会与槟城论坛开会。

另外,槟州前进党主席黄家业主动在会上发言。他指出,近月槟州发生的水灾及土崩相关事故,已造成10多条无辜性命牺牲,州政府却一直以雨量太大等无厘头言论回应,糊弄人民,推卸责任。

甘钻萍:槟岛水灾地点增加

槟城论坛成员自然科学家甘钻萍博士指出,雨水是天然资源,但是雨水造成水灾的发生吗?她以2008年和2017年槟岛水灾数据做对比,可以明显发现水灾地点增加,而且原本无水灾地区也受到影响。

她说,在2008年平均降雨量为2570毫米,当时媒体报导发生水灾地区,大部分来自乔治市。

“当年,也被誉为20年来最严重的水灾。”

她说,在2015年平均降雨量为3068毫米,当时也发生8次水灾,而水灾地点也延伸至西南区。原本水灾区是集中在乔治市,但发林、西南区一带也发生水灾。

她也说,在2017年1月至10月,降雨量为2167毫米,但水灾地区明显比2008年增加不少,而且原本无水灾地区也受影响。

她说,有7种原因会造成水灾,包括降雨量高、无法顺利排水、土囊受到侵蚀、山坡滑坡的泥沙增加、排水系统阻塞、下游累积沙泥、排水道排水受限和异常高的潮汐减缓了排水至海上。

她指出,降雨量高和异常高的潮汐减缓了排水至海上是大自然现象,这是人类无法控制。然而防範胜于治疗,其他问题是可以人为解决的。

她解释,水灾发生后造成的后果,包括财物上损失、人命伤亡、基本建设的破坏和交通阻塞等等。因此,这相信是大家都不愿意看见的事情。

苏达卡质疑火箭诚意

阿依淡新市镇联合居民协会主席苏达卡是主讲人之一,他对行动党在槟州有19名州议员,却仅有一名行动党议员出席论坛表示极度不满。

“难道议员们真的那幺忙?他们究竟是‘倾人民,还是‘倾发展商’?”。

他透露,他曾多次向曹观友反映他所居住的丹绒阁及附近面对的水灾等相关问题,但当局迟迟未採取挖深蓄水池等应对措施,令人失望。他也对该区州议员缺席今日论坛感到不满。他说,他向该议员反映问题时,对方总是说将把课题带上州立法议会,为何不直接与人民对话及交代呢?

“难道你们还认为可以在来届大选以巨大的多数票胜出吗?”

他也点出联邦政府在拨款予槟州治水的效率缓慢,是否是刻意这幺做,企图借水灾挑起人民对州政府的愤怒,期望人民把选票转向与联邦政府同一阵营。

胡德新:罚款没作用应判监

槟城论坛成员拿督胡德新律师指出,虽然目前有两项法令来管制州内山坡发展,但罚款数额是发展商可负担的,应施于牢狱刑法。

她说,这两项法令为1974年道路、沟渠及建筑法令和城乡规划法令。

她说,很多时候州政府对违规的发展商发出停工指令,但往往没有发出修复令,造成已受开发的山坡未能恢复原状。

另外,她说依据《据2012山坡发展安全指南》,在靠近可能不稳定山坡的平地工程发展缓冲区距离至少与山坡高度一样,但有多少发展商会跟据?

工程师:刬平山坡影响山体结构

主讲者环境工程师阿兹诺说,一些山坡被开发前的斜度或许低于20度,山体结构也稳固,但一些发展商为增加可用的平地面积,将刬平部分山坡,形成的山坡更为陡峭,山体稳定性也遭破坏,因此潜在土崩隐忧。

他说,若发展商没做足防崩等安全措施,山坡将暴露在包括雨水等天气因素,山体变得不稳定,恐发生工地土崩事故。他举例,雪州淡江塔是在入住约10年后才发生坍塌事故。

他认为,近期发生在丹绒武雅工地的事故是一道警钟,拟定政策、加强执法等行动刻不容缓。


相关推荐

头脑现实科技|十大网络|视界十大|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