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同志成因是先天论还是后天论,请注意这几个可能的陷阱

发布时间:2020-08-05

浏览量:978

日前有一篇〈同性恋天生自然? 医生:后天影响大〉的报导,援引了某位医师在教会中的演讲,新闻标题与医师原意有很大落差,经过社群媒体的连结与澄清,联合新闻网和台湾醒报都已将有问题的报导撤除。虽然这个年代我们常常对媒体没有信心,但这次经由社群的力量来监督传统媒体能够奏效,也算是一个小小的进步,依然值得庆幸。

但我希望藉此能够将「同性恋天生自然?」的议题,谈得更深一点。

同志先天论?后天论?

首先,我认为这本身就是一个带有偏见的命题。

我在去(2016)年11月28日立法院「同性婚姻法制化」公听会当中,就已经反驳过这样的命题:

成因论背后的隐忧

我不确定为什幺有些教会这幺喜欢把同性恋讲成是「后天所致」,相对应的,其实我也不喜欢挺同方只说「这是先天的」。但当这个议题成为双方互相竞争的赛场,似乎就会陷入这样的对立之中。

讨论同志成因是先天论还是后天论,请注意这几个可能的陷阱
,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员会审查《民法》有关同性婚姻的修法,引来反同性婚姻法案团体和同志权益支持者在立法院外对阵。

我从来就不认为,争辩「先天后天论」就能够解决与同志相关的法律议题、人权议题、社会议题,以及最重要的:人与人之间的尊重与悦纳。而不论是先天或后天论,我都看过太多同志的父母亲因此而受伤:恐惧于自己的基因不好、责怪另一方家族的基因有问题、内疚于自己怀孕时吃了感冒药、担心自己的婚姻不幸福所以孩子是同志……。

身而为人,痛苦已经很多了,为什幺还要作茧自缚?所以,这不只是一个带有偏见的命题,甚至是一个有强烈伤害性的命题。

鼓励这种命题的人,有发现自己造成了台湾数百万同志的父母亲的伤害了吗?

因此,我们在询问科学问题时,至少要思考两个前提:

    我们是为了满足求知的好奇心,还是其实已经被成见影响?这样的命题,是否可能造成伤害?
面对成因论该注意什幺?

既然命题早已形成,而且难以消止,我也不希望把这样的命题打入「政治不正确」,然后形成禁忌。我希望能够回归谨慎,釐清一些基本概念:

    「生理」不完全等于「天生(先天)」。「先天」不完全等于「遗传」。「自然」这个词,对每个人的定义都不一样,争辩某件事是否「自然」,经常就只会是鬼打墙而已。先天或后天经常有交互作用,硬要把这两者切开,只会过度简化人类这种生物的複杂性。人权价值是超脱先天后天论的,无论未来证明了先天或后天,都不应否定人权价值。

人类行为都不是简单的孟德尔遗传律,无论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泛性恋、无性恋,目前都没有简单的「成因」可以解释。而目前已知的、可信的科学证据(乱来的不算),都显示性倾向「不是一种选择」(不是自己选择去当同性恋)、也不是外力可以改变。上述的各种性倾向,都是人类多元而「正常」的性倾向之一。

我们在判断各种资讯、专家意见、或是新闻报导时,更要注意几个可能的陷阱:

    是否过度选择性地呈现:以同性恋议题而言,先天论或后天论的证据都还有限,因此要反驳两者都是非常容易的。但是,反驳掉其中一方,不代表另一方就是对的。引用来源是否有问题:举例来说,我们看到许多反同方所引的「研究」,都是教会所赞助、或者发表在宗教色彩浓厚的杂誌。但这对于不是该专业领域的人来说,的确可能难以判断。不过有个小技巧是:看到一个令人起疑的「研究」,把关键字丢进google搜寻,多半在第一页就会看到反驳的文章作为对照。是否蓄意凸显「异常」:如上所言,与其探讨同性恋的成因,真正客观的命题应该是:各种性倾向的成因是什幺?过度重複地询问同性恋成因,这样的意图本身就值得玩味。是否模糊逻辑:探讨婚姻平权之际,却试图在先天后天论上面打转,其实模糊了焦点。就好像我们从未证实过异性恋是先天的,但我们也不会禁止异性之间结婚。
知道或不知道成因,然后呢?

如果我们愿意想得再深一点,「同志成因」这个诡异的命题,其实也可以开启我们思考更多大哉问:X战警系列电影,其实有许多对于同志的隐喻。《X战警:最后战役》讲的是:如果有药物可以「治癒」变种人,变种人该不该接受?许多变种人遭到社会排挤、歧视、甚至被自己的父母亲驱离。如果接受了「治疗」,也许就变「正常」了,这样是不是很诱人?变种人出现的意义是什幺?是突变、是灾难、是天谴、是天赋、还是人类演化的下一步?

讨论同志成因是先天论还是后天论,请注意这几个可能的陷阱

当然,我们早就知道同性恋不是疾病、不该被治疗,目前所知的所有号称治疗同性恋的方式都是有害的。但面临社会上各种似是而非的提问,我觉得思考X战警,有助于让我们心智更清明(不好意思啊我是科幻控,所以都喜欢问科幻小说里的问题)。

然后,既然我们现在对于性倾向的了解都很有限,这样我们要怎幺看待同性恋呢?

放心吧,我们对于异性恋的了解也很有限、对通灵的了解也很有限、对少女的了解也很有限、对基督教为什幺会发展成现在这样的了解也很有限、还对川普到底怎幺回事的了解也都很有限。

甚至,我们对于人到底有没有「自由意志」都不太了解(目前看起来,人的自由意志很可能只是假象)。但我们还是会每天、每分钟,都在做决定,都把自己当成一个自主的人,生活下去。

如果我们对于「自己的存在」都没有把握了,为什幺还要知道同性恋是先天还是后天,才懂得尊重一个人?

生而为人,有许多更大的人生疑惑可能永远无解,这些无解的难题,并不影响我们从「人」之间的情感触动而心生同理,也不应该去影响我们追寻自己的意义与价值。除非我们追求一个整齐划一、排除掉所有非我族类的社会,那幺先天后天论,就会成为一个好用的工具,整肃异己。

对,如果你刚好想到了,就是纳粹。

最重要的是:把人当人看

前法务部长罗莹雪,在其任内有很多惊世骇俗的发言。其中一次,立委黄国昌质询台湾人在巴拿马被中国发布红色通缉、最后送往古巴,罗表示当时下达指示要讨论了解状况,黄追问「然后呢?」罗脱口而出「然后他就死掉了!」

为什幺看似平铺直叙的话语,却令人髮指?

如果我们探讨的是「人」的议题,却没有把「人」的价值放在核心,就可能会出现荒腔走板的后果。

我自己是男同志,我的自我认同经验,就是「感觉到我喜欢的是某个男生」,自然而然如此。对,自然而然,有这幺难理解吗?就像是我问过无数的异性恋,他们也都一样,喜欢一个人,就是这幺自然而然。需要别人帮你定义是不是真的喜欢、到底是先天还后天的,那也真够荒谬了。


附注:关于同性恋的科学证据,有兴趣想知道更多的人,可以参考释宪案「法庭之友意见书」当中的〈精神医学法庭之友意见书〉。


相关推荐

头脑现实科技|十大网络|视界十大|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